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菲比蘭蘭 | 09-Apr-10 | General | (27 Reads)

親愛的蘭蘭:

聽胯談了她的體會,我也想告訴你我有什麼發現。

胯說得對,練習太極的過程中,許多事情是身體各部位先明白了,然後我才明白過來的。

我好享受這份「後知後覺」,因為平日我有太大責任去做「明白事情」的一個了!

不但如是,我更是最不願閒下來的一個。最近你練習站樁的時候,我發覺平日習慣了身體不動時,我便要動,爭取時間做事,例如擠在車箱中動彈不得時構思創作、編排工作等。站樁時,老毛病又來了,身體不動,我便「偷」時間來做思考的工作,或許準確點說,是思緒來「偷」我的空間,無論我怎樣集中於命門,一個意念消散後,下個意念又來「偷」!

我好生好奇,平日我們也有冥想的習慣啊,為何卻沒有這個洞察?然後我想到,我們喜愛的冥想方式是visualization、imagery一類,藉由我想像某些意象來冥想,並不像站樁般要把我掏空──原來我一直連在冥想時也要把自己填得滿滿的!

練了一陣子太極,站樁時思念來偷時間開工的情況減少了,但距離「無念」當然還有好遠、好遠!

不瞞你說,就是這個由身體寫信給你的札記形式,其實也是在站樁時想出來的!:P

你的腦袋上

(菲比學太極札記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