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菲比蘭蘭 | 17-Jan-10 | General, Drama Education | (94 Reads)

曾與我亦師亦友的醫生有一席話:

我:你知道我當年來港大為你做研究助理,其實是為了有份兼職去穩定收入,讓我讀碩士,也讓我不用為了維生而濫接戲劇工作。料不到那些經驗竟對我後來的工作非常受用。

研究助理的工作教我了解做學術研究是什麼回事,reference 怎麼quote──我得告訴你我在讀undergrad的時候,根本完全沒有認真看待過quote reference 這回事!這些對我現在的教學和研究工作都很有用。後來為醫學院的深造文憑做行政,學到課程管理的知識,又與我現在的課程統籌工作十分相關。甚至那時協助你做的有關漁民的研究,得出對漁民生活的理解,也竟然在長洲教戲劇班派上用場!

林:你可有想過,其實這一切都是因為你自己?

我:唔?

林:因為你總會從自己的經驗中找出好的東西,加以善用,轉化成對你有意義的東西。換了是別人,未必會這樣。

一位好的critical friend就如同一面鏡子,從對方眼中,能反照出自己的面貌,讓你更了解自己。

我咀嚼醫生說的話,想想身邊有些人永遠總是自怨自艾,一副時不與我的態度。換了是他們,可能會埋怨:明明最想做戲但冇錢,局住做呢唔「啦更」嘅,日日對住部電腦,同訪問啲同我冇關嘅老漁民囉!

醫生的話教我重新審視過去,從而發覺許多自己感到「慶幸地因緣際會」而成就了自己成長的事,說到底,可能都是因為自己從中抽取出對生命有意義的東西。

2002年香港藝術學院的院長李淑仁找我合作辦戲劇教育碩士課程,當時的想法是由Geoff Readman擔任課程統籌,我從旁協助,待兩年後Geoff 返回英國(他當時已計劃好兩年後離港),我會接任。當時我想:真好!我可以向Geoff學習,好好裝備自己。

後來籌備過程因行政問題一度延誤,課程到了2004年才正式成事。其間,母親得了癌症,住院一年,03年離世。我想:幸好課程延誤了,我方得以在這年來花多些時間陪媽媽,在她離世前的數週留守病榻。

2004年課程開辦時,Geoff已經要回國了,我成為了首任課程統籌。戰戰兢兢地接過了棒,我又告訴自己:這也好!我自己剛完成碩士不久,應能更接近和了解學生的需要;況且,我這樣應該會成長得更快。

幾年下來,確切地體會到教學相長這回事,自覺真的成長了很多,成長得很快!

有人問:少了那麼多時間做舞台創作,難道你不感可惜嗎?

可惜倒沒有,但心裡當然也惦念舞台,只是同時也看到,戲劇教育的修煉,其實根本在豐富著我作為演員的內在資源。如果我一直只從事舞台演出,反倒未必對我最好。

看我多懂得為自己找尋意義!emo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