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菲比蘭蘭 | 10-May-09 | General | (168 Reads)

那年夏天,八號風球高掛,連綿不絕的計程車排列在般含道上,為的是要義載我們一批批的港大學生到維園參加集會。

那年夏天的某日,我的大學宿友從深水步把兩大匹黑布捧回宿舍。他們負責去買布製作悼念標語,店主知道來意後,硬把兩匹黑布塞了給他們,不肯收錢;回程,計程車司機也拒絕收費。

那年夏天,痛心疾首,但也展現了真善美──整個城市剎那間凝聚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團結,大家都想一盡綿力做點什麼,彷彿只有這樣才能稍稍撫平創傷。

那年夏天,香港人很團結。

廿年後的今天,許多人離隊了,說要放下、向前。奇怪的是,留守的,反被指是破壞社會團結的一群!

那年夏天的你、我、他,今天各自站在什麼位置?

相關文章:在那段風雨飄搖的日子之無心插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