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菲比蘭蘭 | 15-Feb-09 | General | (320 Reads)

電視報導了英國一家餐館逆行其道,以減價作情人節招徠的新聞。這段探討金融海嘯如何影響消費模式的報導,本來頗有意思,可惜記者卻煞有介事地提出:如此經濟的慶祝,不知女士們可會介意呢?

登時教我無名火起!

這句話背後,承載了許多不妥當的假設。

  1. 它假設了「情人節是男士取悅女士的節目」而並非雙方互相慶祝的日子。

  2. 又假設了「女士在消費活動中只扮演被動的角色」──為何選擇到哪家餐館用膳,想當然地被視為男士拿的主意?又,誰說過這餐必定由男方付錢?

  3. 更假設了「女士們本質上是拜金的」──為何一頓經濟實惠的情人節餐必定令女士「介意」?

作為女性,我對這些假設感到渾身不自在。

想到撰稿的人(是男是女不得而知)、讀稿的記者(這我肯定是女的),也沒察覺或不介意這句話所包含的性別標籤,我更是心裏起瘩。

其實載滿性別標籤的字眼,在媒體中實在比比皆是,以下是另一句常令我冒火的:

某某為丈夫誕下麟兒

為何某某生孩子,不可以是為自己、為夫婦倆而生,而要是為了丈夫而生?為何媒體就是不能簡單直接地寫「某某誕下麟兒」,偏要採用這載滿封建思想的句語?

難道我們一眾媒體從業員對性別角色的認知,就只停留在封建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