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菲比蘭蘭 | 21-Jan-09 | General, Drama Education | (601 Reads)

接了這個Facebook Tag,覺得不妨也在網誌發表。

Tag我的是前學生,她說因我是曾經影響過她的老師之一(謝謝,Lucia!)既然這樣,不如我就談談與我的學習經驗相關的16件事情。我相信我今天是個怎樣的老師,與我曾是個怎樣的學生,曾遇過怎樣的老師,有莫大關係。

1. 昨日和友人談起學習動機的問題,我告訴她一個小故事:我對學英語產生濃厚興趣,源於小四時遇上一位帥哥代課老師(程光博老師)。他不但令我因心生傾慕而份外用心上課,還予我一個很大的啟蒙:原來 "the" 是讀 "th"e 非 "d"e!此發現非同小可!我為此拿著課本不斷朗讀,希望把 "the" 都弄對,從此愛上朗讀文章,後來越讀得多英語越好。

2. 小學某次音樂考試,一排六人站在台上唱《在森林和原野》,我因為喜歡唱歌,故此十分享受。唱罷,老師點名稱讚我唱得很投入。那句短短的鼓勵,加強了我對唱歌的鍾愛,更教我知道表演並非光著眼技巧。

3. 「鼓勵」對我的重要,從以下反例子可再見一斑:小六時老師不知何故選了運動毫不出色的我選拔學校田徑隊,某次練習後,老師和所有選手聚在一起(好像是briefing 還是什麼的),某同學不知道我在場,說了句:「怎麼?陳玉蘭跳得動的嗎?」(我參加跳遠項目)當時老師有否作出什麼回應我已經沒有印象,只記得對比賽本已信心不大的我,因此更加膽怯;到了今天,我仍是運動白痴一名!

4. 在老師眼中,我屬於非常乖巧的小學生。成績名列前茅,年年做班長。偏偏,我愛與幾位很「爛」很「壞」的同學群結,每天放學後,在屋空地溜達一番才回家。他們粗口爛舌,我就靜靜的聽,大家可卻沒有因彼此的不同而互相排擠。我記得我頗為享受這種處於「正」與「邪」邊界的狀態。

5. 我從來不是很有長遠計劃的人(至今亦然),但有些不知就裡的決定,卻對我帶來終身的正面影響。升讀中學,區內有數間知名學校可以選擇,但我作了跨區選擇,原因是可以不用回家吃午飯,結果選了荃灣官立中學作第一志願。(看!我自小已不大黐家!)

6. 和我一起升讀荃官的小學校友只有一位,並不熟稔,我告訴自己:「太好了!到了中學,可以『洗底』重新開始了!」我當時有點厭倦「傑出學生」的角色,希望平平凡凡的開展中學生涯。但其後發生的一切告訴我,自己的命格可能是注定要扮演某些角色的。

7. 命格使然,我在中學繼續扮演「傑出學生」的角色。我想我唯一教老師們感頭痛的「反叛」行為,是作為Head Girl,公然與Head Boy拍拖。從來,我對「中學生不應談戀愛」這論調不以為然,說拍拖會令人不能專心學業嗎?我的學業成績好端端的!我記得我還大唱反調:按他們的邏輯,成年人也不應談戀愛,因為拍拖一樣會影響事業!

8. 荃官的氛圍極鼓勵學生自主,七年學校生涯中,我參加過無數課外活動,做學會幹事、社長、總領袖生。學校很信賴我們,讓我們自己做許多決定(甚至校服規格)。學習自主、自發、做負責任的決定,打從那時開始。

9. 中五物理科的杜國安老師,筆記特別詳盡有系統,我學着他的方法,把其他科目的筆記都重新做了一次,發覺原來在「做」筆記的過程裏,我學的比「讀」筆記多,結果決定連物理科的筆記也重新做一套。做自己的筆記,是我準備會考的重要一環。

10. 中六因學校提名我參加某選舉,出席了一個由梁玳寧主講的講座,她說:「若你聽到別人讚賞某人,請你把話傳開去;若你聽到別人批評某人,請你聽過便算,別把批評繼續傳揚。」我覺得這個厚道的做法很十分好,自此多年下來一直銘記於心,並付諸實行──雖然近年有了新的領悟(見另文)。

11. 在大學,我理論上主修工商管理,實際上,我大部份時間花在舍堂活動上!在大學遇上的人和事,開拓了我的視野,教我了解到自己並不愛活在別人期望的「大路」角色中(如畢業後做個「商界女強人」);最後我選擇了戲劇的路途。

12. 在中英劇團工作,認識了亦師亦友的黃婉玲,她知道我做劇團行政是為了親近戲劇,卻不知怎樣可以走得更近。她鼓勵我「知道自己心之所以,就朝那個方向小步小步的走,走走,便會走出自己的路來。」結果,我真的在沒有什麼長遠計劃之下,走出了自己的路。

13. 我在英國讀碩士時,交的是較海外生便宜的本地學費,這是老師David Davis極力向大學爭取得來的,目的是使來自發展中國家的朋友負擔得來,使戲劇教育能推廣至那些國家;這亦是他設立碩士課程的主要目的。如是者,我甫開始讀戲劇教育,已接觸到它扶弱、抱有宏觀世界視野的一面。

14. David 老師是個不妥協的人。為了推廣戲劇教育,他總是與大學的官僚作風對着幹,如上例。後來,他為了能引入更多教職員,向大學提出提早退休的建議,好讓自己轉為半職,騰出資源多聘一位講師。料不到大學趁此機會整走了其一直視為叛逆份子的David老師!對此我曾經對這不知所謂的學府感到非常失望,甚至萌過退學念頭(當時我已讀到三年班)。

15. David老師曾向我說,他對於那些只惦掛自己學術成就的學者不以為然。他說:「他們似乎已忘了自己為啥從事教育工作。」今天自己成為了大學講師,老師對我說過的這番話,我銘記於心。

16. 籌辦和執教戲劇教育碩士課程,又是另一個自己從沒計劃過的機緣。對於經驗稚嫩的我,頭一兩年的挑戰委實不少。幸好過程中有兩位mentors伴着我走:John O'Toole 和 Penny Bundy 一方面給我許多指導,另一方面也放手予我許多空間發揮自我。這數年間自己真的走得很快、很遠,這個經驗亦告訴我,必須予新人發揮的機會,我們才能孕育出更多的同行者,薪火相傳。

 

一口氣說了這16個小故事,發覺是在整理「我是誰」這個大故事。

謝謝 Lucia 給了我這個機會,也要謝謝看官的耐性(如果你竟然有能耐讀到這裏!)

以下是寫給被 tag 了的 Facebook 友的:

考慮 tag 不 tag 其他人,心情矛盾……我知道不是人人愛參與這樣的連鎖信式行動……但我最後還是決定 tag 了你──只因我猜你可能有興趣聽這些故事。接 tag 與否,就你自己決定吧!若有興趣,便請依以下規則進行。

原Tag是:「16件與我相關的事」

「規則:當你比人tag左,就要寫一篇note,含16項有關你的事情,習慣,喜好,目標……或任何各不相干但有關你的東西。最後tag另外16個人。你必須tag返tag左你的那個人。如果我tag左你,即係我想認識你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