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菲比蘭蘭 | 20-Feb-10 | General | (81 Reads)

有報導指天文台報告的地區氣溫,與實際氣溫有出入,指其「相差 2℃之多」,天文台學會前會長並批評報導出來的溫度應該要「係市民覺得嘅溫度」(見相關報導)。

我不明白,報導跟實際氣溫相差2℃有何出奇?無論測溫儀放得多密、有多精準,總沒可能探測到每一位市民在每一個別地區感受到的實際氣溫。大家都應該明白,天氣報導,實在只作為參考之用而已。

感到冷,要添衣、關窗、開暖爐,憑的是身體感覺,總沒有人會看到天文台說氣溫是7.7 ℃才知道冷,對嗎?(同樣地,也不會有人因為知道氣溫原來是9.7℃就「覺得」沒那麼冷。)

在未有天文台、未有測溫儀的年代,人們是如何得知天氣的?是靠自己鑑別天色,靠自己的感覺吧?隨著社會發展,都市人已經喪失了鑑別天色的能力和知識,但總不成連身體的感覺,也得假手於人!

我好擔心,社會越來越過度分工,人們越來越習慣把自己「作為人」應該擁有的基本能力,交托予所謂「專業」去處理。


菲比蘭蘭 | 18-Feb-10 | Cats | (84 Reads)

Sai Mao's got a new bed right in front of the heater.

I want to sleep there too!!!!! 


菲比蘭蘭 | 12-Feb-10 | General | (117 Reads)

朋友們:

星期日是我的生日,今年,我希望你送我一份禮物。

請你為世界做一件事,使其更美好。這毋須是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多給人一個微笑、多一句讚美/關心話、減一點炭排放、收一下怒氣、為弱者發一句聲、為公義出一點力……只要是你認為對世界有益的就好。

若你有空想告訴我你做了什麼,我會靜心聆聽;若沒有空,也無所謂,重要的是你做了什麼,不是我知道否。

希望大家踴躍給我「送禮物」,讓你對我的愛能賦予更多人。

感謝!

菲比蘭蘭@2010


菲比蘭蘭 | 12-Feb-10 | General | (34 Reads)

Dear Friends,

This Sunday will be my birthday, and I wish to receive a birthday gift from you:

Please do something that will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 wear a smile, send someone words of praise or concern, put aside your anger, reduce carbon release, voice out for the weak, do an act for justice... anything you deem beneficial to the world.

If you want to tell me what you've done, I'd be happy to know; if you don't, I'd be equally delighted. It doesn't really matter whether I know. What matters is what you have done.

Hope lots of gifts will be sent on my birthday, and your love for me will be shared by many.

Thank you very much!

Phoebe@2010


菲比蘭蘭 | 10-Feb-10 | General | (85 Reads)

某次在在報上讀到謝偉俊陳淑莊的揶揄,對她蒐集充足資料後,追問高鐵工程會如何影響西九文化藝術區,批評:「可能(陳淑莊)係專業演藝人員出身,佢做嘢好似好認真咁」。(見報導

無名火起!

這句話就好比有人說:「為殺人犯辯護的律師必定是贊成謀殺」一樣,反映出說話的人對那份專業的極度無知

我不明白為何謝偉俊認為陳淑莊認真,就是做戲──兩者根本毫無邏輯關係。

令我反感的是對演員工作的蔑視(演戲必然是心懷不軌)和誤解(做演員的必定時刻在演戲)!他可曾想到,其實人人每天不多不少也有裝扮的時候,而裝扮背後有時可能是出於善意?

記得有次丈夫的一位朋友向我說:若我有個做演員的太太,我會很擔心,因我害怕分不出她何時作真,何時作假。

我聽罷為之氣結!其實他不需要有個演員太太,也大可以有同樣的擔心!

我們做演員的,只是選擇了用人類與生俱來的扮演能力,加以磨鍊,在舞台上表演而已,並不代表我們不論何時何地、每天廿四小時都活在裝扮的世界!

愚昧的人可有分辨出,前者是藝術工作,後者可能是精神病,要見醫生?


菲比蘭蘭 | 07-Feb-10 | Cooking | (303 Reads)

做蘿蔔糕那天,妹妹賣了些煨番薯來,大家吃得飽飽後,還剩了一個,突然有人建議,不如弄「阿婆煎堆」?

「阿婆煎堆」是我們給老媽做的一種賀年食品的名稱,是一種以蕃薯茸、片糖漿、糯米粉搓成粉團,再炸熟而成的甜點。

自幼我們被告知這叫煎堆,我們亦一直以為煎堆就是這個樣子的。記得姨甥曾經問大姊:「媽,為什麼人家說『煎堆碌碌』,阿婆的煎堆卻是扁平狀的?」

其實這「阿婆煎堆」是一種福建食品,福建話讀音是「箭gei(讀第一聲)」。

兒時在大除夕晚,我們會幫老媽做「箭gei」和湯丸,老媽年老後,沒有力氣再做了,去世後,「阿婆煎堆」失傳了。

這一天,我們幾姊妹嘗試以「集體感官回憶」,重組做「箭gei」的方法……

「對了對了,媽媽弄的片糖漿是這個樣子的……」

「大家快來用手捻捻,看看粉團的手感像不像?……像啊,像啊!」

「氣味很像啊!」大家嗅到炸好的「箭gei」發出的氣味時,都讚歎不已。

我們還拿出老媽當年用來搓粉團的大圓盤,懷舊一番。

試食了!大家細細品嚐,企圖藉味蕾重拾童年的感覺。

「已經好像了,但仍是有點出入。」妹妹說。

「箭gei」的糯米粉不夠,不夠嚼口,而且多了一股煨番薯味!(老媽用的蕃薯是用水煮熟的!)

但這個過程已經足以帶來美麗的回憶。

以前老媽弄好了「煎堆」,會儲在這個器皿內:

這漂亮的古董現已給我拿來放餅乾零食了!


菲比蘭蘭 | 07-Feb-10 | Cooking | (329 Reads)

每年新年前夕,我家姊妹們均會聚首一堂製作蘿蔔糕。

今年的order特別多,昨日忙了一天,炮製了22盆大大小小、圓圓方方的蘿蔔糕和芋頭糕!

這是我的蘿蔔糕食譜(九吋糕盆用,即上圖圓形那個):

材料
粘米粉 半斤
澄麵 一湯匙
蘿蔔(去皮計) 二斤
蝦米(切碎) 一
臘腸(切幼粒) 五
瑤柱(蒸軟拆絲) 15粒
水 兩杯半
薑汁 一湯匙
紹酒 一湯匙
薑茸 一茶匙
鹽、糖、雞粉、麻油 各一茶匙
胡椒粉 1/4 茶匙

步驟
1. 蘿蔔刨絲,隔出水份。
2. 用一杯半水,開勻粘米粉和澄麵。
3. 下少許油炒臘腸,瀝走逼出的豬油。
4. 用一湯匙油,爆香蝦米,加入臘腸和瑤柱,下薑汁、酒,然後盛起。
5. 下一湯匙油,爆香薑茸、蘿蔔絲,加入鹽、糖、雞粉、麻油、胡椒粉和一杯水,蓋上鑊鑊,待蘿蔔完全煮熟,下(4)之臘味,拌勻。
6. 粉漿下鑊,拌勻,不住攪動,直至粉漿全熟(呈半透明狀)。
7. 把(6)倒入塗油糕盆內,隔水猛火蒸一小時。


菲比蘭蘭 | 06-Feb-10 | Drama Education | (99 Reads)

另一個例子:

戲劇情境:森林中突然出現了一部電視機,動物們(由學生扮演)為了爭取收看自己愛看的電視節目,展開一場激辯。

這是個十分有趣的設定,用以教授英文科My Favourite TV Programme這單元,挺有趣,不過尚有些細節要思考。

第一,有人指出:若小朋友們以自己的興趣出發,相信整個森林的動物都只喜歡看卡通,那便沒有需要辯論了!

很好的論點!

於是我提出,要使劇中的矛盾成立,角色與其立場得各有不同(如:動物中可能有老有嫩,有愛談論時事的也有人有需要看紀錄片……等。)

但我仍是覺得故事的情理未通,問道:「你們說這是森林中首次出現電視機,按道理動物們應該未看過電視啊!那何來各有偏好之說?」

大家發覺自己忽略了這一點,於是努力尋找補救方法:

「可否讓小動物先輪流看一天電視,再展開爭辯?」

可行。但要交代的劇情便複雜了許多,若課時有限,可能會造成困難。

若由我設計,我可能會把情境改成:森林遭惡搞,所有電視機都被偷去了,暫只剩下一部,要待幾個星期後,新的電視機才送來,期間,動物們需要找出權宜之計。

有時教師發覺學生未能充分投入一個戲劇教案,總是先怪責學生不夠積極,卻忽略了有時是因為故事的某些基本邏輯弄不好,以致參與者總是覺得怪怪的,難以投入。這些時候,只要稍稍調節,劇情變得合理,學生便較易投入。


菲比蘭蘭 | 03-Feb-10 | Drama Education | (143 Reads)

以下是另外幾位小學英文老師設計、用戲劇教英文的教案意念。

戲劇情境:聖誕老人失蹤了,精靈們遍尋不獲,時為聖誕前夕,精靈決定要代聖誕老人派禮物。

我告訴設計情境的老師,這是個很好的構思,讓學生扮演精靈,思考送禮物的意義,也是甚佳的安排,當中提供的語文學習機會也甚豐富。但我提出了一個問題:聖誕老人失蹤了,生死未卜,為何精靈們決定去送禮物比尋回聖誕老人重要呢?要使精靈去代聖誕老人派禮物,角色需要更清楚的動機。

大家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想了一回,有人提出修改動議:不如待精靈多番查探聖誕老人的下落後,發覺他原來只是去了渡假,沒有生命危險。

我問其他人:「若你是學生,會覺得怎樣?」

「我想我會很憤怒!聖誕老人這樣做太不負責任了!」一人道。

另一人說:「如果連聖誕老人也覺得送禮物不重要,我作為精靈又何須那麼著緊?」

說得很有道理!

那怎麼辦?

最後有人提出一個不錯的建議:「原來聖誕老人病了。」

如此,一個合乎情理的情境出現了,而當中,學生扮演的角色有令人信服的動機,情境中「失縱」這元素也為教案提供了合適的戲劇張力。


菲比蘭蘭 | 03-Feb-10 | Drama Education | (296 Reads)

讓我引用一些工作坊學員編寫教案的討論過程,以說明當中的關注事項。先分享一個令我眼前一亮的例子。

幾位英文老師,索盡枯腸也想不出一個好的前文本。

我問:「你們最近在教什麼?」

「Hobbies,教學生認識不同嗜好的英文辭彙──挺沉悶的。」

「不如就試試這個題目?」

「可以嗎?我以為戲劇教案的前文本,都得是精采絕倫、引人入勝的啊!」

「視乎你怎樣把枯燥的題目,變出有趣的戲劇情境罷了。不如你們試試從一些小學生感興趣的事物出發?」

接下來的討論,我沒有參與,故不曉得當中的討論細節,只知道這組老師最後想出來的戲劇情境,全場拍案叫絕!

情境取材自《叮噹》漫畫(對不起,我這60後始終感到和《多啦A夢》、胖虎等名字有點距離):

技安廣發英雄帖,邀請所有朋友去參加他的個人演唱會。朋友們為免繼續一次又一次耳朵受罪,決定合力說服技安放棄唱歌,投入其他「更好」的嗜好,於是紛紛準備說詞,向他推銷其他 hobbies!

這幾位老師寫戲劇教案的經驗不多,但憑藉創意,並本著從學生角度出發之心,結果得出了這個精彩的點子!

從學生感興趣的事物出發,O'Toole & Dunn (2002) (1) 稱之為 "hook"──教案能「勾引」、連繫、吸引學生之處。

 

(1) O'Toole, J. & Dunn, J. (2002).  Pretending to Learn: Helping Children Learn through Drama.  Frenchs Forest: Longman.

(中譯本:劉純芬譯 (2007),《假戲真作,做中學──以戲劇作為教學工具,幫助學有效學習》,台北:成長基金會。)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