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菲比蘭蘭 | 31-May-09 | English Posts, Cooking | (79 Reads)

I am bent on making my husband's birthday cake every year.

2005, Chocolate Cake - This one's hilarious! 

2006, Charlotte Malakoff - This one's pretty, and very tipsy! (We got drunk after having it!)

2007, Baked Alaska - It was a disaster!

2008, Mandarin Cake - Cute looking owls!

2009, Raspberry Cake - Still need to work on how to whip the cream.

They're sometimes awful to look at, but all of them are good to taste, and surely hearty to make!


菲比蘭蘭 | 30-May-09 | General | (1916 Reads)

起了這個題,其實是想談談兩個經常被錯用的詞語。

無時無刻
字面意思非常清楚,「無時無刻」即「沒有哪一分哪一秒」的意思,在其後冠以「不」字,即作「時時刻刻」之意。可是不知為何,這個「不」字卻經常被遺漏,結果:

 「我無時無刻不思念着你」
     被寫成
 「我無時無刻思念着你」

 (閱讀全文)

菲比蘭蘭 | 29-May-09 | Drama Education | (74 Reads)

A friend of mine shared this, which is very valuable for us drama educators to be aware of and to ponder upon:

More Reflections on DiE

 


菲比蘭蘭 | 28-May-09 | General | (77 Reads)

自問數學底子不差,讀書時甚至得過198分的佳績(滿分200)。但隨年漸長,發覺要處理的數學題越來越複雜,越來越不懂計算!

一個餅,要平均分給四個人,每人得25%。若多一個人來分,每人分得20%。

但若人數多了,仍要每人分得等同25%的質量,這道題要怎麼算?

這是我現在工作的寫照:不同的項目越來越多,每項都要花不少心力才能做好,偏偏,餅(時間和精力)只得一個!

 (閱讀全文)

菲比蘭蘭 | 15-May-09 | General, Drama Education | (133 Reads)

最近被問及申請撥款做某個戲劇教育項目的出發點。「你知啦!」對方說:「有些人是當作一盤生意來做的。」

我說:「做生意,我真的不太懂。我是誠心為了推動戲劇教育而做這些計劃的。」

我告訴老公這段對話的內容,他說:「其實你既是在推動戲劇教育,卻也的確在做生意,而且你懂!問題是人們把『生意』的意思看得越來越狹隘而已!」

「願聞其詳。」

 (閱讀全文)

菲比蘭蘭 | 14-May-09 | Drama Education | (83 Reads)

數年前,一位戲劇導師曾向我說:「你現在教那麼多老師戲劇教育的東西,將來我們可不『冇得撈』?」

我想她的想法反映了部份戲劇教育工作者的心聲。

 (閱讀全文)

菲比蘭蘭 | 13-May-09 | General | (743 Reads)

我相信有些事情,是冥冥中有安排的。

那年,我們一班宿生會幹事在毫無準備下獲得了兩大匹黑布(原因見另文),正努力思量如何利用,有人建議寫兩幅長長的掛額,吊在宿舍外牆。

掛額夠長,方能盡量打發那些用之不盡的黑布嘛!

於是,文采出眾的主席創作了一對長長的標語:

冷血屠城  烈士英魂不朽
誓殲豺狼  民主星火不滅

 (閱讀全文)

菲比蘭蘭 | 12-May-09 | General | (49 Reads)

攝於台北中正紀念堂

當生活能多從社群、人類總體利益出發,多好!


菲比蘭蘭 | 10-May-09 | General | (168 Reads)

那年夏天,八號風球高掛,連綿不絕的計程車排列在般含道上,為的是要義載我們一批批的港大學生到維園參加集會。

那年夏天的某日,我的大學宿友從深水步把兩大匹黑布捧回宿舍。他們負責去買布製作悼念標語,店主知道來意後,硬把兩匹黑布塞了給他們,不肯收錢;回程,計程車司機也拒絕收費。

那年夏天,痛心疾首,但也展現了真善美──整個城市剎那間凝聚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團結,大家都想一盡綿力做點什麼,彷彿只有這樣才能稍稍撫平創傷。

那年夏天,香港人很團結。

廿年後的今天,許多人離隊了,說要放下、向前。奇怪的是,留守的,反被指是破壞社會團結的一群!

那年夏天的你、我、他,今天各自站在什麼位置?

相關文章:在那段風雨飄搖的日子之無心插柳


菲比蘭蘭 | 05-May-09 | Drama Education | (140 Reads)

Augusto Boal 享譽國際,從事戲劇教育的人幾乎無人不曉,甚至有人把他奉作偶像般崇拜。

我很敬重他,但對於宗教狂熱式崇拜此等事情,一貫抱保留態度,甚至覺得有點無聊。故當我首次接觸到對 Augusto Boal 的批評時,我特別豎起耳朵細聽。

 (閱讀全文)

Next